陜西9企業“斗氣”中石油:你漲價我就停產

2019-04-29 21:09 投稿人 :銅川招商網 圍觀 :200次

 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喻春來 發自北京

  為國內70%以上的LNG(液化天然氣)工廠提供上游氣源的中石油,因提高氣源門站價遇到國內LNG產能大省眾多企業的抱團反對。

  10月13日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從相關企業內部人士處獨家獲悉,12日,綠源子洲LNG液化廠、安塞華油天然氣有限公司、西藍集團靖邊天然氣液化廠等9家陜西LNG工廠達成一致行動方案,認為陜西LNG氣源門站價格包括的0.4元管輸費用極不合理,決定抱團拒絕執行調價后的存量氣、增量氣價格。這些LNG氣源由中石油長慶油田油氣銷售公司供應。

  “我們絕對不可能接受存量氣1.955元/立方米,增量氣2.48元/立方米的價格,我們會向陜西省物價局提出申訴,如果解決不了,我們只能全部停產。”上述企業內部人士在接受《每日經濟新聞》采訪時說道。

  中石油長慶油田高層對此回應稱,2.48元/立方米是國家發改委統一核算的最高門站價格,并不是中石油和各省物價局說了算,此次主要是陜蒙兩地認為定價太高,希望中石油讓利,目前,兩地正與中石油高層協調此事,如果協調不成將交由國家發改委最終決定。

  陜西LNG工廠拒絕“管輸費”

  9月27日,中石油長慶油田油氣銷售公司召開冬季天然氣供應相關會議,會上宣布了陜西地區LNG原料氣門站價格—存量氣1.955元/立方米、增量氣2.48元/立方米。

  10月12日,上述9家陜西LNG工廠主要負責人聚會商討,并達成一致的行動方案。據參會企業內部人士透露,眾企業認為陜西LNG氣源門站價格包括的0.4元管輸費用極不合理,拒絕執行調價后的管輸費用。

  “我們拒絕以現在價格與長慶油田結算購買的氣源,我們只按之前1.89元/立方米的價格與之結算,省物價局也沒有就價格下正式文件。”上述人士說道。目前,上述陜西LNG工廠以賬上現金不足、流動資金缺乏等理由拒絕執行長慶油田調價后的價格,并等待陜西省物價局的正式價格批文。

  上述企業人士還說,自去年以來,中石油分別于去年11月、今年7月至8月間、9月間上調了3次價格,都是以口頭通知的方式,沒有正式的物價局文件。國家發改委6月后要求雙方協調定價,長慶油田方面并沒有與陜西LNG企業商談,完全是單方面定價,自己說了算。

  對此,長慶油田高層回應稱,各地門站價并不是由各地物價局制定的,也沒有辦法進行協調,協調的結果就是門站價無法貫徹實施下去;此外,2015年1月份,LNG原料氣的存量氣與增量氣也將全面并軌。

  卓創資訊分析師劉廣彬稱,陜西、四川兩地屬于氣源地,無天然氣管輸費用,因此兩地企業對高額管輸費用產生不滿,而內蒙古按照上游氣源供應方長慶氣田意愿,或也將執行與陜西同步的原料氣價格。

  10月11日,內蒙古液化工廠也在鄂爾多斯召開會議協商原料氣價格事項,由于中石油上調幅度較為明顯,也遭到部分廠家反對。截至目前,價格政策仍懸而未決,LNG工廠與中石油仍在博弈。

  中石油稱正與陜蒙兩地協商

  發改委6月發布了非居民用天然氣價改的通知,規定LNG氣源價格放開,由供需雙方協商確定,需進入長輸管道混合輸送并一起銷售的(即運輸企業和銷售企業為同一市場主體),執行統一門站價格。陜蒙兩地最高門站價格為:存量氣1.6元/立方米,增量氣2.48元/立方米。

  上述企業人士稱,陜西LNG氣源門站定價是選擇上海為基準點,由新疆至上海天然氣基準價模式倒推而來,而陜西本來就是氣源地,并不存在管輸費用。長慶氣田所產天然氣直接就進入當地LNG工廠,而一些管道也是由LNG工廠自建的,目前門站價格中包含了0.4元的管輸費用,因此眾企業難以接受。

  “最高門站價是國家發改委統一定的,陜蒙兩地認為定價太高,希望中石油讓利,如果不統一執行的話,全國各地的定價很難辦。”長慶油田某高層說道,對于存量氣1.955元/立方米高于1.6元的情況,主要是因為2006年國家上調過一次氣價,當時因一些情況沒漲,這次是補漲。

  “我們會向陜西省物價局提出申訴,各企業負責人也會找當地政府,都是招商引資過來的,如果解決不了,我們就全部停產。”上述企業人士說道。

  長慶油田高層稱,陜蒙兩地政府正與中石油總部的高層協商此事,是否能達成一致還不清楚,如果協商不成最終交由國家發改委決定。

  陜西LNG企業人士也坦言,中石油面臨保供壓力,天然氣進口也是巨虧,漲價可以理解,當然,下游LNG企業也有難處,雙方應該找到平衡點,共同協商解決。

  有LNG廠商稱遭限氣

相關文章

標簽列表
三地试机号技巧